【头条】2017银行薪酬排行榜 五银行人均过40万

大金所 2019-06-10 08:10:03

作者:安毅 来源:券商中国(quanshangcn)

大金所专家讲坛第48期——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张一平在大金所微课堂为大家带来【从结构数据观察经济新动能发展态势】课程语音和课件已上传,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查看并下载!


截至目前,26家A股上市银行中已有15家完成2017年年报披露,其中包括5家国有大行和5家股份行,以及1家城商行和4家农商行。在部分银行业绩实现超预期增长的情况下,“薪酬滑坡”的声音似乎少了不少。不过受金融科技应用及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影响,“减员”依旧是银行业相对确定的趋势,尤其是对人员冗余的大行而言。


各大银行平均薪酬方面:


中信银行(47.96万元)、招商银行(46.05万元)、平安银行(45.45万元)暂居前三,工农中建四大行位居后四位,暂时垫底;


平均薪酬增幅超过10%的共有3家银行,分别是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和中信银行,其中,光大银行薪酬增幅接近四成,暂居增幅榜第一,平安银行位居第二,增幅超三成。


或许有人说,平均数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看到“人均”二字就觉得自己进了“假银行”。事实确实是这样,由于所在区域不同、所在部门和条线不同、职务级别不同,加上自身KPI考核的完成程度不一致,“平均数”难以客观准确地反映每一位银行员工薪酬现状。


不过,在银行报表并没有区分前面所说影响因素的情况下,“平均数”的波动变化总能说明一些问题。先做几个重点标注:


1、所有银行的总薪酬支出都是增长的


15家银行2017年员工薪酬支出总计达5262.65亿元,同比增长4.3%;其中4家银行总薪酬支出增长超过10%,光大银行总薪酬支出位居增速首位,同比增长44%。


2、大行减员,招行、光大逆势增员


可以看到,15家银行里有7家银行去年出现减员现象,其中工农交建四大行减员2.96万人;但招行、光大逆势增加人力配置,增员数量均在2000人左右;


结构上看,由于电子渠道替代、柜员转岗营销、劳务派遣减少等原因带来的减员规模较大;学历上看,大专及以下学历员工数量减少的比较多。


3、人均薪酬未见明显下滑


整体来看,大部分银行还是维持上年同期水平甚至略有增长。其中光大银行由于总薪酬支出的快速增长,即使员工人数有所增加,仍然实现人均薪酬的较快增长;


从人均薪酬水平来看,国有大行人均薪酬普遍在25万以内,股份行则普遍高于40万。不过需要的注意的是,这里的薪酬是指报税金额,在这个基础上减去五险一金和税金,剩下的再平摊到每个月和年终奖,就真的不多了。


4、股份行人均创收高


不同银行的人均创收,侧面反映了一家银行的工作强度和业绩压力,也与该行当年的盈利情况有关。其中几家营业收入下滑的银行,人均创收也在下滑;而四大行由于员工数量减少,同时营收向好,人均创收都实现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平安银行去年虽然总营收下滑,但人均创收却提升到305万,暂时位居第一;此外招行人均创收也达到290万。


总薪酬支出集体增长


一家企业的全年总薪酬支出该怎么计算?记者采访了多位银行财务部门负责人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士,得出的结果是:


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以“本期工资福利总额=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的公式,计算得出的当期发放与计提的总额,是一家银行是较为合理且易理解的当期总薪酬支出。


因为是当期,涉及到薪酬发放时间的问题,这包括年终奖的发放和绩效奖金递延发放两大方面:



以一家银行的2017年薪酬包为例,包含的应该是2017年实际发放的工资奖金及2016年的年终奖,还有此前几年递延到2017年才实际发放的绩效奖金。而2017年的年终奖应该体现在2018年现金流量表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项目上,2017年薪酬的递延发放部分也体现在此后几年的报表上。



以此计算,从整体薪酬支出的变化情况来看,15家银行2017年总薪酬支出都实现同比上升。其中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去年薪酬支出同比增速比较快,分别达到44%和24%;宁波银行、中信银行增速也在10%以上。


总薪酬支出集体增长的情况,往年这15家银行基本没有出现过。这或许也说明,经历此前数年银行员工向非银金融机构及其他机构,甚至其余产业出走的“离职潮”后,传统银行也更愿意多出一些人力成本,吸引和留住人才。


减员继续:大行减员规模大


再看15家上市银行员工人数变动情况,总体的变化情况是:8家银行增员,7家银行减员,全部15家银行员工数量整体减少近3.1万人。



就数量而言,招商银行和光大银行是去年增员最多的上市银行(已披露年报的A股上市银行),员工总数分别较年初增加2069人、1816人。此外4家上市农商行去年集体增员。


从结构上可以发现,这两家增员规模较大的银行中,去年增量的六成左右都集中在零售条线,此外公司业务板块、IT和风险部门人员也有所增加,柜员数量则在减少。其他增员的银行也基本上体现了这一特征。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银行集团年末员工总数虽然较年初增加2233人,但增加的主要是内地非银机构的员工人数,该行披露的内地商业银行员工数是连续多年减少的,其中去年减员904人。


而7家减员的银行中,农行、工行、建行、交行分别较年初减员9283人、9155人、9807人和1316人,平安、中信、民生3家股份行也分别较年初减员4383人、1299人和903人。


以建行为例,从正式员工学历构成变化来看,该行减少的员工中,88%是大专及以下学历,大学本科学历员工减员也有1246人,另外该行派遣员工也较年初减少301人。


以减员幅度最大的平安银行为例,该行减员数量的58%集中于派遣人员的减少,此外业务人员也减少了1616人。如果分机构来看,该行员工减少最多的是信用卡中心(含分中心),员工数量从年初的4557人减少到2029人。


从前面的情况来看,可以发现流失的银行员工都有哪些:


第一,可替代性比较强的岗位。


譬如大堂经理、柜员、保安、现金清收、电话客服、信用卡销售等岗位,这些岗位有可能是正式员工,也有可能是派遣员工。总体来看,这些岗位员工薪资水平不高,而且对KPI考核的完成情况要求比较高;随着电子渠道替代率的不断上升和客户偏好的转变,银行也裁撤了低效益网点,并推进将原来大而全的网点向轻型化、智能化转型。


交行董事长彭纯就在日前表示,该行近年推进“减柜压面”,传统柜台已经压降一半以上,而手机银行客户数、电子渠道交易量都在快速增长。“这也是应对金融科技的一大举措,目的是要让客户‘离店不离行’、‘离行不离线’、‘由店向线分流’、‘由线向店推售’”。


目前来看,银行网点的转型不一定是直接采取裁员的形式,而是推动传统的柜面结算人员转岗客户服务和营销。但这种方式也势必造成部分转岗员工难以适应角色的变化,进而被动或主动离职。


“以前我们只要在柜台后面办公就行,加上一点点的存款任务,现在除了存款,还有理财、保险、信用卡等等各种KPI考核,不达标就扣奖金,想离职吧,但做了那么久的柜台,又不知道一时半会儿能去哪儿。”一家大行深圳分行柜员对记者吐槽。


第二,银行员工出于自身职业发展考虑,选择跳槽。


在民营银行陆续组建以及金融科技浪潮的冲击下,对这些跳槽的员工来说,新企业的薪酬福利和发展机会可能更好。


第三,学历不占优势的员工。


以大学本科学历为门槛,有这样一组数据:


中国银行集团内地商业银行去年本科以下学历员工减少6529人; 交行减少1012人,占该行减员总数的77%;建行减少8678人,占减员总数的88%;招行减少1044人……


人均薪酬整体平稳


在理清银行总薪酬支出和员工总数变化后,按照“2×总薪酬支出÷(年初员工总数+年末员工总数)”的公式,就可以计算人均薪酬的变化,也可以尽量平滑年内员工人数变化带来的影响。


由于4家上市农商行缺乏2016年初可比口径的员工人数数据,因此不予计算人均薪酬的变化,只计算2017年人均薪酬。


整体来看,其余11家银行人均薪酬依旧维持上年同期水平甚至略有增长。其中增幅在4%以内的有5家银行,包括3家大行和民生、宁波2家银行;增幅超过10%的则有光大、平安、中信3家股份行。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银行都是因为2017年度总薪酬支出增长的同时,员工数量同比减少,分母变小,带来人均薪酬的增长。只有光大、中信、宁波3家银行是在员工人数增加的情况下,实现人均薪酬的快速增长。


从薪酬水平来看,国有大行普遍在22万~26万,其中更加市场化的交行大致在28万;股份行中,多家高于44万元,中信银行(47.96万元)、招商银行(46.05万元)、平安银行(45.45万元)暂居前三;中小银行人均薪酬则介于大行和股份行之间,靠近股份行。


当然,这里的人均薪酬并没有区分所在区域、条线、职务层级,所以是当分子还是当分母,感受自然不一样。


一家股份行投行部门人士就对记者表示,去年投行业务经历监管“三三四十”治理检查、“治三乱”,整个的业务开展很困难,规模下降比较严重,加上资金成本抬升,投行业务盈利情况也不好,薪酬自然也受到波及。


他也表示,银行每个时期的经营导向都是不一样的,譬如一家原来做对公强的银行,现在要转做零售,就势必要减少对对公条线的资源投入,增加对零售条线的投入,这对条线的薪酬会有直接影响。“去年的银行利润,大致是从金融市场部门转向零售和对公,员工的薪酬肯定也就会有同一个方向的变化。”他认为。


金融市场业务去年同样表现不佳。以某上市银行为例,该行金融市场业务条线资产在全行资产中占比近六成,但全年只取得约2000万元税前利润,这无疑也将影响条线员工薪酬情况。据该行总行行长对券商中国记者透露,盈利情况不好主要受监管新政及债市波动影响,但在2018年全行经营预算安排里,还是给了金融市场业务部门较高的利润增长要求。


而在地区分布上,每家银行不同区域的业务规模、资产质量都有差异。从2017年的情况来看,沿海发达地区资产质量整体企稳,盈利水平提升,而环渤海及东北地区不良加速暴露,这样将影响不同区域的薪酬差异。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前面所计算的人均薪酬,相当于工资条中的报税金额。“报税金额扣掉五险一金之后,留下计税金额,计税金额再减去个税,剩下的才是实际到工资卡里的可支配收入。”一家华南农商行财务部门负责人表示。


“以此计算,即使是40万的人均薪酬,在扣减五险一金和个税之后,剩余薪酬分摊到每个月和年终奖上,每个月实际收到大概2万;如果人均薪酬是22万,扣减分摊之后就更低了。”前述财务负责人称。


四大行人均创收均有抬升


不同银行的人均创收,侧面反映了一家银行的工作强度和业绩考核压力,不同的人均创收,也体现在不同档次的人均薪酬上。



整体来看,五大行人均创收普遍在130万~160万左右。其中,薪酬水平相对较高的交行,人均创收也在五大行中位居首位,达到185万元;而农行由于员工数量较大,人均创收只有105万元。


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人均创收则普遍高于240万元,这也和股份行相对较高的人均薪酬相匹配。其中平安银行在“三减一增效”后,去年人均创收同比增长5.9%至305万元,位居第一;光大银行则受营收负增长、员工总数增加的影响,去年人均创收下降到210万元。


“我们现在的创收,已经不是说做多少存贷款的收入了,还加上了对理财、保险产品、银行卡、信用卡这些业务的中收,尤其是在全行零售转型的情况下,给的指标考核也更多了,我到现在也还没搞懂应该怎么达标,只能看月报。”一家股份行深圳地区支行零售业务经理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