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黄金手有声小说全网最全都市小说

指掌乐园 2019-07-10 14:09:10

  第1章 家变

  “近日,岭南地区遇到百年难遇的旱天雷天象,刚好击中岭南国家森林公园的标志性文物——岭南大佛,据游客说,当时正有一名游客站在岭南大佛的右手上拍照,然后被雷电击中了。游客说,当时那个被雷劈的游客并没有事情,从佛手上爬下来就与另一名游客跑走了……下面看看各网友是怎么回复的……”

  一楼回复:“亵渎神灵,遭遇天谴!活该!怎么没直接劈死他丫的!”

  二楼回复:“楼上的分明是在胡说,这明明是岭南大佛成精了,天降劫雷呢!与那个游客有毛的关系!”

  三楼回复:“这小子绝对是罕见雷电体质,绝逼的修行天才,天雷都没劈死他,太NB了……”

  四楼回复:“v5v5v5……”

  五楼……

  王杰看着视频中的内容,直感觉自己日了狗了,但他又不得不佩服各个网友的脑洞大开,这么牛逼的解释竟然也能想得出来。

  他偏头看了一眼在下铺睡觉的常旭,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常旭啊,你啥时候能醒啊,都特么睡了三天了……就算你是雷电体制,那也是被雷劈的,还当自己是神仙啊,赶紧醒吧,在特么这么下去,哥都要给你哭丧了……”

  没错,视频上被雷劈的那个游客就是常旭,当天他与王杰去岭南森林公园玩,结果也不知道脑袋哪根弦不对了,非得爬到岭南大佛的手上去照张相,结果相没照到反到被雷劈了,吓得俩人连忙回到了学校。只是回来之后,常旭就感觉很困,躺到床上就开始睡觉,直到现在,已经连续睡了三天了。要不是他的呼吸匀称,王杰早就把他送到医院去了。

  或许听到了他的呼唤,常旭眼皮动了动,终于睁开了双眼,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一觉睡的真他娘的爽,王杰,我睡了多长时间了?能有好几个小时了吧?”

  “几个小时?我去……你特么都睡了三天三夜了好不好,中间还只翻了两回身,太几把能睡了,我强烈怀疑你丫上辈子是不是一头猪……”

  看到他终于醒了,王杰顿时激动地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要不要去医院啊?”

  “草,去医院干嘛,我又没病,就是有些犯困,还想继续睡。”

  常旭躺着动了动身子,没感觉到啥地方不舒服,挣扎着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刚好看到电脑中正在播放的视频,脸色顿时精彩起来:“这他娘的该不会说的就是我吧?”

  “不是你还能是谁?你特么都快被网友说成神仙了,嘿嘿,我们的常大仙人,你是不是给俺变个钻石啥的啊,也好让俺在同学面前显摆显摆。”王杰嘎嘎怪笑。

  “滚!”常旭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对了,那个大佛怎么样了?”

  “还能怎样?右手掌心被雷劈出了一个大坑,估计得往里面填不少水泥才能补上。行了,不提大佛了,你丫的好几天没吃饭了,赶紧吃点吧,我刚好才打回来。”

  王杰将书桌上的一个饭缸往常旭眼前一递,“赶紧的,还热乎着呢,我再去打一份去。”

  三天都没吃饭了,常旭还真有点小饿,伸出右手接过饭缸,却突然身体一颤,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如同电子合成般的声音:“饭缸,生产于2010年,不锈钢材质,无品牌,广东小作坊生产,做工一般,价值不高。”

  恩?哪来的声音?

  常旭四外看了看,宿舍里只有他与王杰,根本没有其他人,声音也不是王杰的,那是谁的?心头疑惑。

  “看什么呢,赶紧吃啊。给,勺子。”王杰又将一个不锈钢勺递向常旭。

  常旭脸色古怪的将饭缸递到左手,然后用右手将勺子接过,可刚握好,脑海中顿时又想起了古怪的电子合成声:“饭勺,生产于2011年,不锈钢材质,无品牌,广东小作坊生产,做工粗糙,价值不高。”

  常旭顿时被吓了一跳,我操,尼玛这是闹鬼了?哪来的声音?

  “你咋了?”看到他的表情古怪,王杰很疑惑。

  “王杰,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常旭有些发毛的问。

  “没有啊。”

  王杰疑惑的看他一眼,发现他好像有些不正常,用手摸了摸了常旭的额头:“不热啊,你该不是被雷劈傻了吧?”

  “你丫的才被劈傻了。”

  常旭脸色古怪的在常旭的胳膊上摸了摸,心里嘀咕,没声音啊,该不会真被雷劈出了问题,耳朵出现幻音了吧。

  “你到底咋了?脸色咋看起来不正常呢?”常旭被摸的有些发毛。

  常旭脸色古怪的用右手握了握王杰的手腕,又摸了摸王杰的胸口,脑海中还是没有声音出现,神色越发的古怪,说:“你把衣服脱了,让我摸摸。”

  “我操!滚开你个死基佬!”王杰头皮都快炸开了,甩开常旭的右手,慌不择路的冲出了宿舍,看他的身影,就好像有谁要强奸他似的。

  “草!你丫的才基佬呢!”

  常旭无语,饭也没心情吃了,将饭缸往桌子上一丢,“这他妈的到底是咋回事!”恼的用右手拍了一下床架,结果古怪的电子合成声又出现了:“双层架子床,2007年生产,材质三角铁,岭南铁艺制作公司生产,做工一般……”

  “尼玛,活见鬼了!”

  常旭被吓的头发都快立了起来,穿着内裤就跑出了宿舍,见人就说闹鬼了,抱住人就不撒手,结果没多长时间,整个一层楼的男生见到他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慌乱逃跑,小脸吓的惨白惨白的。

  一天后,整栋楼都在流传,408宿舍出了个基佬,还特么用谁也不相信的见鬼破理由,逢人就跟见到亲人一样,往人身上窜,搞得整栋楼的男生都人人自危,逢常旭就跑。

  两天后,常旭是基佬的传言在整个学校都传开了……

  “操,到底是哪个混蛋传开的!要是让我知道了,保证不打屎他!”

  常旭气的牙痒痒,但又无可奈何,他说自己能听到古怪的声音,可别人根本不相信,都说他是想借机占便宜。宿舍的那几个舍友更是连宿舍都不敢回了,每天跑到其他宿舍借宿。他现在几乎都成孤家寡人了。

  不过,经过这两天的遭遇,他终于弄懂了一件事情,他的右手好像真的出了问题,只要用右手掌心碰到制成品,不管是什么东西,不管是什么材质,脑海中都会出现古怪的电子合成声。左手没事,哪怕用右手的手指头碰到东西也没事,只有右手掌心与制成品接触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难道我的右手被雷劈的异变了?”

  想到岭南大佛也是被劈中的右掌掌心,常旭心头古怪的不行。

  叮铃铃——

  突然,手机响了。

  常旭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家里打来的,连忙接通电话:“喂,妈,有事啊?咋这个时候给我电话?”

  “赶紧回来,你爸被车撞了,现在送进急救室了。”电话那头传来老妈几乎都要快哭出来的声音。

  咯噔!头皮顿时乍了起来,常旭心慌了,连忙给王杰打了电话,说让他帮自己请几天假,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了宿舍,离开了学校。

  常旭的老家离岭南市不远,在岭南的东边,是一个名叫岭东的小县城,当他回到岭东,赶到县中心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距离老妈给他电话刚刚过去了六个小时。

  “妈,我爸怎么样了?”刚刚赶到急救室,就看到老妈正焦急的守在急救室的门口,神色焦急而又憔悴。

  “儿啊,你总算回来了。”常母见到常旭,就好像见到了精神支柱,内心的坚强顿时瓦解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住常旭身体直往下坠,她老人家是吓坏了。

  常旭连忙搀着老妈,坐在了旁边的座椅上,“到底咋样了?”

  这时,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了,一个护士走了出来。

  常旭急忙站起,问道:“护士,我爸怎么样了?”

  “伤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现在正在做手术,不过手术完毕还需要住院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护士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常旭终于放心了。

  而常母听到自家老头脱离了危险,也终于止住了哭声,直念道菩萨保佑,可护士的下一句话就将她刚刚变好的心情打到了谷底。

  护士说:“你家先前交的那五万块钱的保证金连手术费都不够,你们赶紧去交费处交钱去吧,不然我们医院接下来可就不给治了。”

  “需要多少钱?”常母连忙问。

  护士摇了摇头,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伤者骨头断了好几根,导致内脏破损大出血,这是大手术,再加上后续的治疗费用,没有二十万下不来。”

  “二十万……”

  常母直接瘫坐在地上,满面愁容,“我家去哪弄这么多钱去呀……”

  常旭也是一阵头紧,心直接坠到了谷底。

  第2章 好运来

  常旭家并不富裕,甚至算的上清贫,老爸老妈以前是纺织厂的工人,赶着纺织厂改革的时候光荣下岗了,平时,常母就靠给人家缝缝补补,洗洗衣服赚点小钱补贴家用,而常父平时开个小三蹦子赚钱养家糊口。

  虽然当初的纺织厂给了几万块的下岗费,但因为这些年常旭一直在读书也花的差不多了,家里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之前交的那五万块,常旭都不知道老妈是从哪弄来的。

  忽然,常旭想起了撞伤老爸的肇事者,连忙问:“妈,那个肇事者呢?”

  常母知道他想问什么,哭声道:“交警大队的人刚才来过了,说你爸违规了,闯了红灯,这次交通事故你爸付全责,和人家没关系。不过那个女孩心肠挺好的,还是给了我五万块。要不是人家给的这五万块,医院都不给你爸做手术。”

  “你说我爸也真是的,干嘛闯红灯呀!”

  常旭一听,顿时知道没法从这方面下手了,毕竟是自己老爸的责任,但治疗是必须的,这个钱必须要筹到,“家里还有多少钱?”

  “只有万把块,根本不够啊。”常母又哭了出来。

  常旭一阵心烦意乱,“我打工赚的钱还有万把块,不过也不够啊……家里的那些亲戚呢?找他们去借借吧。”

  现在除了这个法子外,也没啥好法子,常母点了点头,“你在医院守着,我去找他们借借看看。”说着,面色愁苦的离开了医院。

  常旭坐在急救室门口的椅子上,心情沉重,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三个小时后,门诊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脸色憔悴的走了出来,常旭连忙站起,问:“医生,我爸情况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后期再配合医院的一系列治疗,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放心吧。”这个医生四十多岁,表情很温和,安慰的拍了拍常旭的肩膀。

  “谢谢医生。”

  常旭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等医生走了,眼巴巴的看着急救室里面,不多时,老爸被两个护士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鼻子上扣着氧气罩,脸色很苍白,表情有些痛苦,或许是正处于麻醉状态,正处于昏迷当中。

  跟在架子车一旁,进了一个四人间的病号房,常旭忙乎了好长时间,曾经打工赚的万把块也交给了医院,求爷爷告奶奶,说明天一定把剩余的钱给补上,这才回到病房,守在老爸的病床前,眼睛通红,强忍着眼泪没有流出来。

  现在爸爸重伤,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表现的懦弱了,就会把所用的重担压在母亲一个人的身上,那会让这个家庭情况变的更加的糟糕。

  当天晚上,常母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医院。

  常旭连忙问:“妈,情况怎么样?借到钱了吗?”

  常母叹了一口气,在老爸的病床前坐了下来,看着常父的脸,面色愁苦的说:“他们这些年过的也不怎么样,一听说你爸被车撞了需要花很多钱治疗都不愿借给咱家,就你大舅和你大伯家拿了一万块,可距离二十万还差远了。儿啊,你说怎么办啊……”说着说着,又要哭了出来。

  “妈,没事的,天无亡人之路,一切都会好的。”

  常旭知道自己不能在母亲面前表现的软弱了,连忙安慰老妈,可想到家里确实拿不出更多的钱来了,心里也是急的不行,沉默了一阵,突然道:“不行就把咱家的房子卖了吧,虽说房子挺老的,但应该能够我爸的治疗费了。”

  “那怎么能行,那房子是留给你以后娶媳妇用的,卖了你还咋娶媳妇。不行,绝对不能卖!”当初老两口在纺织厂工作的时候,房子还便宜,纺织厂当时也给出了一部分,所以没花多少钱。但现在这房价,一天一个样,卖出去再想买套新的,根本买不起,所以,常母立时反对。

  “可不卖房子还能上哪去整钱去?这不是救急吗,卖了吧。再说了,我马上就要毕业了,等混好了说不定很快就能买套新的了……”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卖!”常母坚决摇头。

  见她态度这么坚决,常旭也不好再说什么,又安慰了老妈一会儿,便走出了病房,站在住院部东侧的阳台上,沉默不语。

  “到底上哪弄钱去呢?”

  常旭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办法,心里郁闷的一巴掌拍在了阳台的不锈钢栏杆上,脑海中顿时响起电子合成般的声音:“栏杆,出产2001年,不锈钢材质,天友不锈钢工艺厂制作,做工良好,价值一般。”

  “恩?”

  常旭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前两天,他一直处于忐忑的心情中,直到此时才真正注意自己的右手,脸色阴晴不定。

  “这个医院在2001年翻修了一次,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2001年制作的。难道……我的右手可以判断出一件东西的制成年代?”

  “如果真的能……”

  想到这里,常旭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跑到楼下,寻到一个路灯下的躺椅,又用右手掌心拍了一下,脑海中顿时出现声音:“躺椅,出产于2001年,主要材质为圆形筒铁以及松木,广东旺旺休闲椅加工厂制作,做工良好,价值一般。”

  而后,常旭又在躺椅上四条腿上找了找,终于发现了刻在躺椅四条腿上的标印:广东旺旺休闲椅加工厂,出产年月日:2001.07.03。

  “完全正确!”

  常旭顿时激动起来,“听老爸说,曾经住在隔壁的王叔早年在古玩市场花了五千块淘了一件瓷器,结果被人用两百多万买走了,这才买了新楼房,离开了老社区。我虽说不懂古玩,但现在右手可以判断出一件东西的出产年代,应该也能判断出一件古玩的真假吧?”

  想到这里,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条可以解决老爸治疗费的路子。

  “妈,你就不用担心了,刚才我给几个同学打了电话,他们正在帮我筹钱呢,估计这两天就能弄到。”回到病房,常旭看到老妈的双眼通红,满脸愁苦,立时又是一阵安慰。

  “你同学都还是学生呢,上哪整这么多钱去?”

  “我好几个同学家里很有钱,这点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啥。他们都给我打包票了,说一定帮我搞到。”这一点他没有说谎,他宿舍里确实住着一个有钱的娃,光每个月的生活费就上万。

  “真的?”常母的眼中终于露出了希望。

  “真的,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时间不早了,您回去休息吧,我守着就行了。”看到她老人家满脸疲惫,常旭很心疼,抱了抱母亲,安慰说道。

  “你回去吧,妈不困。”常母摇了摇头。

  “那怎么能行,你老要是将身体熬坏了,谁来伺候我爸?我就一毛头小子,现在可还没学会伺候人呢。您赶紧回去吧,我年轻,熬个夜啥的不算啥,等明天您再来换我……”

  经不住常旭的游说,常母最终还是离开了医院,而常旭则继续守在病床前,心里却暗暗盘算着明天去古玩市场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常母就来到了医院,不过眼睛仍是通红,脸色憔悴,估计一晚上也没睡多长时间,常旭暗自叹了一口气,但没有说啥,在老爸没醒,治疗费没有着落之前,她老人家是放不下心的。

  “妈,我先回家了,等睡醒我就过来换您。”

  吃完老妈带过来的早饭,常旭抹了抹嘴巴,就出了医院,直奔古玩市场。

  “东子,赶紧给我打五千块钱,急用。”

  刚坐在公交车上,常旭就给有钱的舍友魏东打通了电话,魏东问他什么情况,常旭和他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魏东立马上电脑给他网络转账一万块。

  “如果不够你再给我打电话,多了不敢说,五六万我还是可以从家里要出来的。”电话那头,魏东的语气很认真。

  “谢了,东子。”

  常旭不知道自己能说啥了,感动的差点流出泪来,结果害的魏东又安慰了他好一阵,这才挂了电话。

  岭东是个小县城,只有一个古玩市场,名叫岭东古玩城,市场里有散户,也有开店的,鱼龙混杂,要想弄到真东西,也只能靠眼力了。

  店里的东西,一般卖的都很贵,所以,常旭把目标放在了那些散户的身上,这些人的古玩知识很薄弱,只懂一些皮毛,如果碰到好东西也不一定能看的出来,做生意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凭着一张嘴忽悠,要想捡漏也只能从他们身上下手。

  常旭不懂古玩,但他有异变的右手,下了车,取了钱,背着包到了市场上后就挨个摊的看,挨个摊的摸,结果,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些货摊上的东西竟然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一些近几年才做出来的仿古工艺品。

  “难道这里就没有一件真品?”

  常旭心头无语,但不得不压着心中的郁闷,继续挨个摸,看起来就跟捡破烂一样,翻翻捡捡的,搞的那些货摊的老板看他的眼神都变的不对了,结果当他翻到一个小伙子的货摊的时候,那个小伙子顿时不乐意了,瞪着眼说:“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别乱翻,弄坏了你赔的起吗!”

  常旭听的有气,正想回他一句‘看不上怎么买’,结果右手掌心触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脑袋里突然响起了电子合成般的声音:“石雕,出产于康熙年间,材质寿山石,董苍门制,做工精细,价值极高,属贵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