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股权众筹平台怎么样?为什么说它是“黑洞”?

独角金融 2019-07-10 16:29:14

作者:吴忌

来源:独角金融

 

股权众筹平台上包装精美的项目,难道只是皇帝的新装?

 

近日,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接到多位爆料者爆料称,自己在京东金融的众筹平台上进行股权众筹被“坑”了。独角金融进一步了解发现,这些人所投资的股权众筹项目比如空空旅行、糖果大师、占空比等,所属行业各有不同,但最终类似的结局是,项目亏损不已,原先承诺的分红、收益都泡了汤。

 

为了止损,一些投资人想要通过协议中的回购条款来解决问题。但回购退出依旧遥遥无期。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说得好听

 

“2016年上半年,怀着对京东平台的信任,一些投友拿出了资金参与平台上的众筹项目。但是,万万没想到,我们却发现自己可能掉进了一个骗局之中。”投资人萧云(化名)如此向独角金融表述。

 

她和朋友在京东金融的股权众筹平台上所投的项目叫做“空空旅行”,融资公司为空空创想酒店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原名“第一摩码酒店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空空酒店)。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1月27日,注册资本24.653万,法人代表、董事长为李熠,监事为王晶丽。

 

项目宣传中,空空旅行专注于非标旅游住宿领域,以特色民宿客栈托管服务与自持个性化客栈为核心,整合景区相关资源,构建旅游目的地入口,让游客体验独特的自然人文氛围与星级酒店的便捷舒适。

 

据独角金融查询天眼查以及公开资料了解,空空酒店为港股上市房企当代置业(1107.HK)旗下公司,由当代置业旗下公司第一资产进行领投,空空酒店工商资料中的董事、监事等人员主要来自于当代置业。


(截图来自于天眼查,张雷为当代置业创始人兼董事长,第一资产为“第一摩码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简称)

 

当代置业是知名大企业,京东金融是知名大平台,空空旅行很快就顺利融资完毕。但事后,一些投资人发现,事情可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首先是创始人昙花一现。2016年2月24日,空空酒店进行工商信息变更,引入空空旅行创始人杨舜翔作为空空酒店占股30.6%的第二大股东。但据天眼查显示,在2016年7月22日、11月14日,杨舜翔却进行了“退出”,最新股权结构中,杨舜翔占股仅有1.79%,为最小股东。

 

(截图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截图来自于天眼查)

 

投资人察觉到股权变化中的异常后,在微信上向杨舜翔求证,杨舜翔当说,“最大的股东你们也能看到”,自己的股份原本就没有多少,只是个职业经理人,干的时间连半年都不到。并且似乎承认,自己就是个壳。


(截图由投资人提供,投资人表示图中“杨顺祥”即为“杨舜翔”)

 

在项目宣传过程中,项目方宣称,预计2016年去除成本后的大概利润在500万元左右,其中80%分配给股东。但是又说,“酌情考虑”。那么,公司的实际运营结果究竟如何呢?


空空酒店2016年审计报告显示,全年营收约4万元,净亏损160万元;2017年审计报告显示,全年营收33万元,净亏损98万元。盈利都没达到,更别谈什么分红了。891万元众筹款,想要值回老本遥遥无期。

 

(空空旅行项目问答过程中的承诺)

 

(截图来自空空酒店2016年度审计报告)

(截图来自空空酒店2017年度审计报告)

 

 

 

不似的项目,相似的结局

 

京东金融目前的几大板块中,众筹起始于2014年7月,之后的2015年3月,又进一步上线了股权众筹平台——京东东家。京东金融的股权众筹模式为“领投+跟投”,这种模式发端于海外股权众筹平台Angelist,具体为:由一位经验丰富的专业投资人进行领投,其余众多跟投人通过成立合伙企业等联合投资机构的形式进行跟投,并按照对项目的投资管理、出资情况获得相应的收益。

 

京东东家上线之时,京东创始人兼CEO刘强东曾亲自在发布会上为其站台表示,“我自己就是草根,京东金融股权众筹的上线,就是为了帮助草根。同时,给中低收入者创造一个风险投资的机会。

 

言犹在耳,这些曾经追捧过京东股权众筹的投资人们,却已经“不再爱”。一地鸡毛的案例并非只有空空旅行,还有很多。

 

“糖果大师”是一个手工糖果创业项目,主体公司为上海曙加贸易有限公司,比空空旅行更早上线京东股权众筹平台。在宣传中,糖果大师给出了许多极具前景的承诺,比如宣称糖果大师是迪士尼独家授权手工糖果合作伙伴,并将成为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后唯一的手工糖果供应商,比如给出了极具吸引力的预计销售额和净利润,比如宣称要在2017年底前完成新三板上市,比如承诺截至2017年12月30日项目仍未成功上市,那么大股东将负有回购股份的责任……


(截图来自于糖果大师商业计划书)

 

糖果大师的美好承诺引来投资人对项目的哄抢,然而最终都是虚的。投资人李玉(化名)向独角金融表示,“宣称的与迪斯尼的合作基本没怎么开展就草草结束;2016年年报披露后发现,全年实际销售额只有1231万元,只有此前承诺的十分之一;承诺的‘新三板上市’直到现在也没有进行,违约后也不回答和处理回购的事情;根据原本的协议,乙方管理层未经双方同意不得在投资存续期间离职,但主要的创始人之一费冰洁在2016年已经清空股份离开。


(糖果大师宣传时项目问答中预期的销售额)

 

众筹的时候前景无限,众筹完亏损连连,问题不断,据投资人爆料,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京东金融的股权众筹平台上的项目,还有时光岛、占空比等多个项目。每个项目的融资金额动辄数百万元。

 

 

谁之过?

 

投资人的愤怒一方面指向了项目方、领投方,另一方面指向了京东。多个项目的投资人表达出对京东方面“监管不力”的不满,认为自己本来是信任京东才来进行投资,现在却被“坑”了。

 

但京东在股权众筹项目中为人诟病的尚不止“监管不力”,因为它自己也参与到了众筹项目之中,这犯了大忌。

 

前述提到在京东金融股权众筹平台上进行过融资的项目,比如空空旅行、糖果大师,其股东中都存在一个“北京长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天资产)。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该公司对外投资公司为76家,多是作为持股不到1%的小股东,其中不少公司都曾经在京东东家进行过股权众筹。

 

这个长天资产什么来头?天眼查显示,其股权结构非常简单,为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的实际控制人为京东创始人兼CEO刘强东。如此看来,京东既是股权众筹的平台方,又是股权众筹的投资方。这种操作可不可以?

 

上海九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敬律师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表示,不可以。《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第九条,禁止利用平台自身优势获取投资机会。

 

就股权众筹项目出现的相关问题,独角金融联系京东进行核实,但至今一周的时间过去,对方未予回应。

 

众筹时的热闹与现在的冷清形成反差,许多投资人已经不作“获利”之想。像那些P2P爆雷的受害人一样,他们只想拿回自己的本金。但如同糖果大师中遇到的情况一样,回购依旧遥遥无期。

 

“到底谁来负责?”一位投资人发出这样的感叹。

 

在互联网金融席卷全国的浪潮中,股权众筹曾盛极一时,引无数资本竞折腰。云卷云散,今时的股权众筹已江河日下。第三方研究机构众筹家发布的《2018年10月中国众筹行业月报》显示,多家平台甚至全月都没有一个项目。一片萧索。

 

关于股权众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留言区聊聊吧。


版权声明:此文为独角金融原创稿件,

转载须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