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信息 > 道口贷逾期 背后原来是派克兰帝的资金危机
1 Information details
道口贷逾期 背后原来是派克兰帝的资金危机
2022-01-21 16:42:20

近两月,P2P行业一天多雷,逾期的平台越来越多,道口贷也不能幸免。

最近,道口贷款宣布,北京通创通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837514.OC,以下简称“通创通新”,前身为“北京碧壁童装有限公司”)于6月24日到期的项目仍无法偿还,7月2日到期的项目无法偿还,共计90万元。

(截图来自过境贷款官员网络)

7月10日,针对童创童欣逾期事件,道口贷又发布公告称,童创童欣承付逾期项目的首批部分投资人,已在平台协助下,在北京仲裁委完成仲裁立案,等待后续分案及审理。后续其他童创童欣承付已逾期项目的投资人,可先等候平台通知。

(截图来自过境贷款官员网络)

东才选择金融终端公司表明,通创通鑫是一家国内一线童装品牌Peklandi集团拥有的企业。据道口贷款公告消息,自2015年8月18日起,北京皮克兰儿童服装有限公司和同创通鑫作为核心企业,通过道口贷款平台向投资者筹集了2.04亿元人民币,并正常偿还了1.81亿元人民币。

鉴于逾期情况,道口贷公告表示,童创童欣在道口贷上承付的所有待还款项目共还有31个,涉及投资人2496人,人均金额8974元,金额2240万元,上述项目全部存在无法正常到期还款的风险。

这次,童创童欣为何不能正常完成兑付呢?背后,面临什么资金危机?

通创通心的现状

为了解童创童欣逾期事件背后的具体原因,独角金融致电童创童欣的法人及董事罗建凡(原童创童欣董事长)与新任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罗杰凡,欲了解公司资金危机的原因,但均未能成功接通,短信也没有回复。知情人士透露,罗建凡现在人在美国,归期未定。

独角金融实地走访童创童欣,但过程并不太顺利。

在北京大祖广场T5的讲话中,单角金融急急忙忙向通创童心通知,广场员工查询说通创童心曾在1801年工作,但现在已经搬走了,具体的目的地和时间是unknown。

随后,单角金融来到北京嘉业大厦II1楼18楼,其办公地址为前年,但未找到通创通鑫及其相关公司的标识。这里的一位居民告诉我们,“这家公司曾经在这里,但它去年搬走了。”

(图片由独角金融于北京嘉业大厦现场拍摄)

遭遇两次“碰壁”后,独角金融又去了道口贷的相关负责人给出的另一个地址:荣京丽都B座812。该地方是类似于居民楼的办公场所,只有一间房,房门上没有公司名称。房间内进门口左边是卫生间,卫生间对面的门口,摆了很高的一堆箱子,箱子上写有“派克兰帝”字样。房间里面摆了一张长桌,四五个人在办公。不过,当独角金融表示找童创童欣时,对方表示,自己公司并不是童创童欣,其他话也不愿多说。

(图片由独角金融于荣京丽都B座812现场拍摄)

值得深思的是,作为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其公告地址变更没有及时披露,目前的办公地址竟然成为一个“谜”,这让童创童欣的资金危机显得更为扑朔迷离。

公开资料显示,童创童欣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3000万元,2016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总部设在北京,其业务模式主要为儿童服装和相关领域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及销售,公司拥有派克兰帝品牌及贝美依(BABYME)品牌的永久授权,并同时被授权开发销售探路者童装(TOREADKIDS)。

童创童欣的其中两位自然人股东为罗建凡和罗杰凡两兄弟,罗建凡曾就读于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罗杰凡毕业于北京行政管理学院。

值得注意的是,通创通信未能在2018年4月30日的披露截止日期前完成2017年年报的披露,该公司股票的转让从2018年5月2日起暂停。但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公司的年报尚未完成,根据规定,通创的股票已于2018年7月9日被强制退市。

鉴于目前的运营情况,童创童欣承诺,将继续积极筹措资金,实施转型,增加销售和回款,积极清理应收账款,争取尽早能达成支付。

金融危机即将到来。

从当前的角度来看,通创通新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要完成付款可能会更加困难。

除了摘牌的窘境之外,童创童欣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2017年度业绩快报显示,童创童欣营收近1.2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7.65%,公司实现营业利润 265万元,同比减少85.02%;利润总额 273万元,同比减少 84.83%; 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0万元,同比减少84.25%;基本每股收益0.07元,同比减少87.50%。

为什么如此艰难呢?问题到底是什么?根据《通创通新公告》,公司于2017年对其经营战略进行了调整:第一,代理品牌管理战略已经发生了变化,另一个是从规范整个市场管理的角度来看,线下加盟商已被集成升级,一些平台和无效渠道的店铺得到了积极的降低,导致收入下降。随着经营策略的变化,公司的品牌投资、促销费和其他费用比去年同期增长3.49亿元。

公告表示,公司规划在2018 年度,将调整经营策略为大城市加盟商以mall为主,三四线城市单店加盟模式,预计营业收入会有改观。

但显然,这份预计最终成空,不然,也不至于连90万元的窟窿也填不上。

一个最为明显的例证就是,在童创童欣公布的2017年半年报中,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显示的货币资金一项,期末余额只有不到31万元。而在整个2017年,归母净利润也只有210万元,不到其在道口贷上2000多万元承付贷还款余额的十分之一。

根据同创通欣道口贷款调查结果,合作伙伴终止了同创通欣的品牌授权。公路探索者和皮克兰这两大品牌是通创通鑫的主要销售来源,终止授权无疑会对通创通欣的收入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正在经历“至暗时刻”

通创通新发表声明说,不能按时支付本金和利息的原因是,公司受整个市场环境的影响、行业繁荣的下降、流动性资金的短缺、电子商务竞争激烈的瓶颈、销售规模的下降以及成本和转换成本的增加。

也就是说,从行业环境和公司经营上,童创童欣都充满了危机。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缺钱。而缺钱,现在已经成为了许多实体企业的常态,就连新三板挂牌公司也不例外。

如果金融研究所副院长张奥平公司财务部主任说,新的三板市场的发展并不乐观,二级市场的交易是阴凉的,而近期的828点的做市指数创造了历史低点。上市公司数量从11600家以上下降到11223家。市场已经处于最寒冷的时刻,唯一的希望是等待风电。

而除了“大家都没钱”这个原因之外,具体到童装行业,既是一块大蛋糕,又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据公开信息显示,即使是品牌排名第一的巴拉巴拉,市场占有率也不到4%,至于其他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多数为1%左右甚至连1%都不到,厮杀激烈。

童创童欣在童装行业的混战中,虽然靠着手中派克兰帝和探路者两张好牌占据了一定优势,但显然并没有把这两张牌打出理想效果。更何况,在互联网的时代,传统的以线下为主的模式已经受到电商崛起后的强烈冲击。据智研咨询发布的童装行业报告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7年,母婴用品童装线上交易规模复合增速达156%。

2015年,86.33%和32%。该公司18%的销售是通过主要的在线电子商务平台完成的,2016年的在线销售比例大大降低,这主要是因为线下业务的蓬勃发展和120名新客户,唐庄在2017年的半年度报告中说。但从那以后,通创通心对离线模式的严重依赖一直难以逆转。即使在2017年上半年,网络份额也有所回升,仅占36.33%。通创通信称其为“一定水平的稳定”。

这种“稳定”,依然对线下模式的依赖过重。而其在与下游经销商和加盟店的合作中,需要大量备货,特有的销售模式造成库存较高,由此又带来存货跌价风险。显然,童创童欣的模式并没有给自己带来预想中的收获,反而给自己制造出了不少的麻烦。

一个业务模式偏于传统的企业,在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里厮杀,又遇上了普遍性的弹药补给困难,对于业绩增长的美好预期最终难以尽如人意。这是否是童创童欣连90万元债务都发生了逾期的直接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