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投瑞银融华债券基金经理分析大盘走势,公募基金紧跟大盘

陆家嘴午餐 2019-06-18 13:36:36


  核心提示:数据显示,今年前九个月的离职人数已达去年全年,并再度创下年离职人数的历史新高。在离职潮下,基金经理“一拖N”比比皆是,今年以来“一拖四”甚至一拖更多基金的基金经理更大有人在。


  公募基金的人才荒已到了严峻的程度。


  数据显示,今年前九个月的离职人数已达去年全年,并再度创下年离职人数的历史新高。在离职潮下,基金经理“一拖N”比比皆是,今年以来“一拖四”甚至一拖更多基金的基金经理更大有人在。


  多位偏股基金经理“一拖四”


  9月23日,宝盈基金开始发售宝盈睿丰创新混合基金,当日傍晚,公司即发布公告,称已提前结束募集。有消息人士随后透露,首募当天的认购金额已超过了8亿元。


  在多家基金分析机构看来,该基金之所以能够“一日售罄”,除了自身创新及市场稍现回暖外,基金经理的明星效应功不可没。


  资料显示,该基金拟任基金经理是彭敢,他现任宝盈基金投资总监,还同时执掌宝盈资源优选股票、宝盈新价值混合、宝盈科技30混合三只权益类基金。截至今年6月30日,这三只基金的总规模为26.78亿元。


  其实,在接手宝盈睿丰创新之前,彭敢已经“一拖四”,日前刚刚卸任了宝盈鸿利收益的基金经理,改为由张小仁一人掌管。


  宝盈基金相关人士表示,换下彭敢主要意在让其专心管理新基金,打造新品牌。


  事实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今年以来,“一拖四”甚至一拖更多基金的基金经理大有人在。


  不过主动型偏股类基金,除了金元惠理晏斌“一拖六”外,“一拖四”基本已是业内的最高纪录。“主动管理型产品‘一拖五’的压力会比较大,且超出行业惯例,一旦业绩不振,也容易遭人诟病”,有基金分析人士表示。


  据同花顺iFinD的统计,目前,除彭敢外,“一拖四”的基金经理还有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周志超、景顺长城基金的余广、长盛基金的王克玉、华商基金的田明圣、广发基金的朱纪刚等近十人,而“一拖三”的基金经理则多达三十余位。


  离职创新高


  一边是层出不穷的基金新发产品,一边是越来越匮乏的基金管理人才,不得不说,公募基金业正上演着冰火两重天的尴尬戏码。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96家基金公司共有976位基金经理管理着1789只基金产品(A、B、C份额合并计算),人均管理达到1.8只,同期增加的基金经理人数有37位,但基金产品却增加240只左右。


  同时,截至目前,今年以来离职的基金经理人数达到了147人,已超过2012年和2013年的全年数据,创下了公募基金行业基金经理年离职人数的历史新高。对此,好买基金研究中心评论称,虽然基金经理变更原因很多,如公司股权更换,导致公司领导层更换,基金经理也随之离职;另如,基金经理感觉发展受到限制,转而投奔其他公司或者直接“奔私”;还有,部分基金经理因为考核压力大,未能完成任务最后不得不离职等。


  但人才紧缺才是基金经理频频变更的主要原因。


  该研究中心分析师认为,未来随着基金发行注册制的实施,加之近期股市回暖,新基金发行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新基金法也可能会导致优秀的基金经理“奔私”增加,基金经理人才紧缺可能会进一步凸显。


  日前,国投瑞银基金的一则公告也能看出基金公司人员的紧张。


  9月2日,该公司称,颜文浩即日起担任国投瑞银瑞易货币的基金经理,而其2014年6月11日至升任基金经理的不到3个月时间里,曾担任国投瑞银旗下成长优选股票、融华债券、景气行业混合、核心企业股票、创新动力股票、稳健增长混合、新兴产业混合、策略精选混合、医疗保健混合、货币市场基金、瑞易货币等11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助理。


  激励机制暂不管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在公募基金业内,尤其是一些从业时间稍长的基金经理,存在一些“心理浮动”。


  日前,华南某基金公司一位混合型基金的基金经理就表示,今年开始,尤其是下半年以来,似乎进入了职业厌倦期。一方面,无论是监管层还是公司内部,监管力度加大,限制颇多,加之眼看着同行朋友涉及“老鼠仓”,心里震撼不小;另一方面,下半年市场回暖,身边不少投研界朋友纷纷“奔私”,并小有收获,对自己也有刺激。


  “更重要的是,突然觉得在公募行业的职业前景也不过如此,薪酬现在较前几年不但没涨反而有所降低,短期内上升的空间也不大,现在想先去专户管理产品”,他说。


  去年下半年以来,基金专户着实成为一些基金经理的倾向之地,不仅是监管限制相对较少,还有激励机制更吸引人。9月18日,华宝兴业又公告称,华宝油气的基金经理施施乐也转任专户投资经理。


  不过,在德圣基金研究中心分析人士看来,目前的公募基金采取的激励机制,效果究竟如何还有待验证。


  8月29日,上投摩根纯债一则基金经理增聘公告显示,中欧基金原固定收益部总监聂曙光于今年5月起加入到上投摩根担任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聂曙光之前不仅是中欧基金的固定收益总监,也是中欧基金正在推行的事业部制度中的固定收益事业部临时负责人,其离职前还担任中欧增强回报债券的基金经理。


  德圣基金研究中心认为,从聂曙光的出走可以看出,虽然事业部制激励制度给予了基金经理充分自主权,但是责任压力、考核制度也会更加严苛,在利益权衡之下,并非所有基金经理都能适应这种考核制度。


  “无论是股权激励、还是事业部的组织方式有助于解困基金经理人才流失问题,但效果如何,还需时间来验证”,德胜基金研究中心分析师指出。


  东吴基金总经理任少华表示,对于公募基金这一高度竞争的行业来说,只有创造优秀的业绩,投资者才会买账,基金经理也才会稳定。未来公司发展重点会是非公募领域,正在筹划成立专户子公司,与现在其他公司的基金子公司不同,从事的业务和激励机制与目前私募趋同。(王丹/21世纪经济报道)



没错,金融圈多是理工科的天下,不过,其中佼佼者,多半又是左右脑都很灵光的人。道理是,投资,不仅仅是技术和技巧,更多时候更是一门艺术和哲学,对市场要有一种天赋的平衡感。金融家对艺术的直觉,往往又是锐利而独特的。价值发现,本来就是投资家们的强项...想看看这个秋季,金融家画廊,看中了什么?进一步阅读请点击页面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